一个令人心醉的谜题——DNA和RNA是如何演化出美妙的螺旋结构?

     在现代科学中,一直存在一个匪夷所思到令无数科学家心醉的谜题——DNA和RNA究竟是如何演化出这种美妙的螺旋结构的?      最近,佐治亚理工学院的一组研究人员在超分子聚合物的形成过程中,发现了一种全然自发的对称性破缺——这对生物纯手性的起源有着重大的启示作用。他们认为,可能早在数十亿年前,当构成RNA的那些化学物质偶然地旋转成螺旋状时,就出现了RNA的这种螺旋结构。      在实验中,研究人员惊奇地发现:这种自发旋转成螺旋状的现象所出现的环境,正是我们通常认为地球在进化出第一批生命之前的常见环境——室温下没有催化剂的水中。而且这种整齐的螺旋结构还与另一种构成RNA和DNA骨架的化合物巧妙地结合在一起,最终形成了与RNA非常相似的结构。 ○ Nicholas Hud研究了早期地球上生命化学物质的可能起源。| 图片来源:Georgia Tech / Fitrah Hamid  关键扭转      在追寻RNA(以及由RNA演化而来的DNA)的演化路径问题上,这项研究从实验角度带着我们向前迈进了一步。事实上,这是一个“先有鸡还是先有蛋”的问题:是那些构成了RNA的分子倾向于形成螺旋结构?还是螺旋结构出现在先,然后更适合这种螺旋结构的分子形成了后来的RNA?…

Continue Reading →

一个令人心醉的谜题——DNA和RNA是如何演化出美妙的螺旋结构?

     在现代科学中,一直存在一个匪夷所思到令无数科学家心醉的谜题——DNA和RNA究竟是如何演化出这种美妙的螺旋结构的?      最近,佐治亚理工学院的一组研究人员在超分子聚合物的形成过程中,发现了一种全然自发的对称性破缺——这对生物纯手性的起源有着重大的启示作用。他们认为,可能早在数十亿年前,当构成RNA的那些化学物质偶然地旋转成螺旋状时,就出现了RNA的这种螺旋结构。      在实验中,研究人员惊奇地发现:这种自发旋转成螺旋状的现象所出现的环境,正是我们通常认为地球在进化出第一批生命之前的常见环境——室温下没有催化剂的水中。而且这种整齐的螺旋结构还与另一种构成RNA和DNA骨架的化合物巧妙地结合在一起,最终形成了与RNA非常相似的结构。 ○ Nicholas Hud研究了早期地球上生命化学物质的可能起源。| 图片来源:Georgia Tech / Fitrah Hamid  关键扭转      在追寻RNA(以及由RNA演化而来的DNA)的演化路径问题上,这项研究从实验角度带着我们向前迈进了一步。事实上,这是一个“先有鸡还是先有蛋”的问题:是那些构成了RNA的分子倾向于形成螺旋结构?还是螺旋结构出现在先,然后更适合这种螺旋结构的分子形成了后来的RNA?…

Continue Reading →